看语文网 > 阅读答案 > 文言文阅读及答案 > 《吕祖泰》阅读及答案

《吕祖泰》阅读及答案

更新时间:2024-06-25 03:28:40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9~12题(12分,每题3分)

吕祖泰,字泰然,吕夷简六世孙,吕祖俭从弟,寓常之宜兴。性疏达,尚气谊,学问该洽。遍游江、淮,交当世知名士,得钱或分挈以去,无吝色。饮酒至数斗不醉,论世事无所忌讳,闻者或掩耳而走。

庆元初,祖俭以言事安置韶州。既移瑞州,祖泰徒步往省之,留月余,语其友王深厚曰:“自吾兄之贬,诸人箝口。我虽无位,义必以言报国,当少须之,今未敢以累吾兄也。”及祖俭没贬所,嘉泰元年,周必大降少保致仕,祖泰愤之,乃诣登闻鼓院上书,论韩侂胄有无君之心,请诛之以防祸乱。其略曰:“愿亟诛侂胄及师旦、周筠,而罢逐自强之徒。独周必大可用,宜以代之,不然,事将不测。”书出,中外大骇。有旨:“吕祖泰挟私上书,语言狂妄,拘管连州。”右谏议大夫程松与祖泰狎友,惧曰:“人知我素与游,其谓预闻乎?”乃独奏言:“祖泰有当诛之罪,且其上书必有教之者,今纵不杀,犹当杖黥窜远方。”殿中侍御史陈谠亦以为言。乃杖之百,配钦州牢城收管。

初,监察御史林采言伪习之成,造端自必大,故有少保之命。祖泰知必死,冀以身悟朝廷,无惧色。既至府廷,尹为好语诱之曰:“谁教汝共为章?汝试言之,吾且宽汝。”祖泰笑曰:“公何问之愚也。吾固知必死,而可受教于人,且与人议之乎?”尹曰:“汝病风丧心邪?”祖泰曰:“以吾观之,若今之附韩氏得美官者,乃病风丧心耳。”

祖泰既贬,道出潭州,钱文子为醴陵令,私赆其行。侂胄使人迹其所在,祖泰乃匿襄、郢间。侂胄诛,朝廷访得祖泰所在,诏雪其冤,特补上州文学,改授迪功郎、监南岳庙。

丧母无以葬,至都谋于诸公,得寒疾,索纸书曰吾与吾兄共攻权臣今权臣诛吾死不憾独吾生还无以报国且未能葬吾母为可憾耳。乃卒。尹王柟为具棺敛归葬焉。

(节选自《宋史·列传》有删改)

9.对下列语句中加点词语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寓常之宜兴 寓:居住

B.当少须之,今未敢以累吾兄也 须:等待

C.造端自必大 造端:开始

D.侂胄使人迹其所在 迹:踪迹

10. 对文中画波浪线的语段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A.索纸/书曰吾与吾兄共攻权臣/今权臣诛吾/死不憾独吾生/还无以报国/且未能葬/吾母为可憾耳。

B.索纸书曰/吾与吾兄共攻权臣/今权臣诛吾/死不憾独吾生/还无以报国/且未能葬/吾母为可憾耳

C.索纸书曰/吾与吾兄共攻权臣/今权臣诛/吾死不憾/独吾生还无以报国/且未能葬吾母/为可憾耳

D.索纸/书曰吾与吾兄共攻权臣/今权臣诛/吾死不憾/独吾生还无以报国/且未能葬吾母/为可憾耳

11.下列各组语句中,全都表明吕祖泰耿直正义的一组是

①得钱或分挈以去,无吝色 ②论世事无所忌讳

③我虽无位,义必以言报国

④乃诣登闻鼓院上书 ⑤吕祖泰挟私上书

⑥若今之附韩氏得美官者,乃病风丧心耳

A.①②④ B.①③⑥ C.②③⑤ D.③④⑥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A.吕祖泰性情疏旷豁达,崇尚意气,学问广博,擅饮酒,论述当世的事情无所顾忌,以至于有人听到后捂着耳朵跑开。

B.嘉泰元年,周必大被降职少保并被要求退休回家,吕祖泰就到登闻鼓院上书,请求诛杀权臣韩侂胄来防止祸乱的发生,朝廷内外都非常震惊。

C.吕祖泰受审毫无惧色,严词拒绝府尹宽恕罪行的劝诱,痛斥依附韩氏得到高官厚禄的人,表现了他宁死不屈的精神。

D.吕祖泰被贬斥后,韩侂胄并没有善罢甘休,吕祖泰于是躲藏在襄阳、郢州之间,等到韩侂胄被杀,他的冤屈才得以洗雪。

13. 将文言文中划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 祖泰愤之,乃诣登闻鼓院上书,论韩侂胄有无君之心,请诛之以防祸乱。(4分)

(2) 祖泰知必死,冀以身悟朝廷,无惧色。 (3分)

(3) 吾固知必死,而可受教于人,且与人议之乎?(3分)

参考答案:

9.D (迹:用作动词,寻找踪迹。) 10.C

11.D (①表现吕祖泰大方⑤是圣旨对他的定论)

12.C(吕祖泰受审毫无惧色是因为他“冀以身悟朝廷”,并非表现他宁死不屈的精神。)

13.(1)吕祖泰对此愤恨,就到登闻鼓院呈上奏书,讲述韩侂胄有目无君王的野心,请求诛杀他来防止祸乱。(每句1分。)

(2)吕祖泰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希望以自身使朝廷醒悟,脸上没有畏惧的神色。(冀,悟,句意各1分。)

(3)我本来知道一定会死,却会接受别人的教唆,而且与人一起讨论吗?(每句1分。)

译文:

吕祖泰,字泰然,是吕夷简的第六代孙子,居住在常州的宜兴。性格粗犷豁达,崇尚义气友谊,学问广博(该洽:广博)。游遍长江、淮河地区,结交当代知名人士,得到钱物有时分给他们携带离去,没有显现吝啬的神色。酒喝到几斗也不醉,议论社会上的事情没有任何忌讳,听说的人有的掩住耳朵跑走了。

庆元初年,吕祖俭因谈论世事(被贬谪)安顿在韶州居住,不久迁徙到瑞州。吕祖泰步行前往探望他,逗留了一个多月,告诉自己的朋友王深厚说:“自从我兄长被贬,各人紧闭嘴巴(箝:通“钳”),我虽然没有官位,但按道义一定要用语言报答国家,(但现在我)应当稍稍等待,现在不敢因为我连累我的兄长。”等到吕祖俭在被贬的地方去世,嘉泰元年,周必大被降职少保(官职名)并要求退休回家,吕祖泰对此愤恨,就到登闻鼓院呈上奏书,讲述韩侂胄有目无君王的野心,请求诛杀他来防止祸乱。奏书中大致说:“希望快快地诛杀韩侂胄以及苏师旦、周筠,而且罢免贬逐陈自强这类人。只有周必大可以重用,应该让周必大取代韩侂胄,不然的话,情况将会不可预测。”奏书发出后,朝廷内外的人大为惊骇。皇上传下圣旨:“吕祖泰怀私怨呈上奏书,语言狂妄不羁,发送到连州拘禁管制。”右谏议大夫程松和吕祖泰亲近友好,恐惧地说:“人家知道我一向与吕祖泰交往,大概会认为我预先就听说了(这篇奏书的内容)吧。”于是独自上奏说:“吕祖泰有应当诛杀的罪过,而且他上书一定是有人教唆他。现在纵然不杀他,也应当施以杖刑,脸上刺字,流放到偏远的地方。”殿中侍御史陈谠也这样说。于是杖脊一百下,发配到钦州的牢房收押管制。

开始,监察御史林采说诡诈风气的形成,从周必大开始,所以有了把他降为少保的诏命。吕祖泰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希望用自身唤醒朝廷,他没有畏惧的神色。到了州府的堂上之后,府尹用好话劝诱他说:“是谁教你一起写奏章?你试着说出来,我将会宽恕你。”吕祖泰笑着说:“你怎么这样愚蠢地问呢?我本来知道一定会死,却会接受别人的教唆,而且与人一起讨论吗?”府尹说:“你丧心病狂了吗?”吕祖泰说:“依我看,你们现在依附韩侂胄而获得美官,才是丧心病狂啊。”

吕祖泰被贬斥之后,途经潭州出京城。钱文子担任醴陵县令,私下赠送给吕祖泰路费礼物(赆:临别时赠送给远行人的路费、礼物)。韩侂胄派人探寻吕祖泰停留的地方(迹:踪迹。这里作动词,探寻踪迹)。吕祖泰于是躲藏在襄阳、郢州之间。韩侂胄被杀,朝廷探访后找到吕祖泰藏匿的地方,下诏令洗雪他的冤屈,特别下令让他补任上州文学,后来改而授予他迪功郎、监南岳庙。

母亲去世(因贫穷)没有办法安葬(无以:没有办法),到都城与诸公商量,染上寒病,索取纸张书写下:“我与兄长一起攻击权臣,现在权臣被杀,我死而无憾。只是我这一生再也没有办法报答国家,而且没能埋葬我的母亲,(只有这些)让我遗憾罢了。”于是去世。府尹王柟替他备办棺材殓尸送回故乡安葬。

早春时,一只百灵鸟飞到麦田做巢。很快,小百灵们的羽毛也丰满了。  

一天,麦田的主人见到已成熟的麦子,说:“丰收的时候就要到了,我一定要去请所有的邻居来帮助收割。”一只小百灵鸟听到后,赶忙告诉它的妈妈,并问:“我们现在该搬到什么地方去住才好呢?”  

百灵鸟说:“孩子,他并不是真的急切地要收获,只是想请他的邻居来帮他的忙。”  几天后,主人又来了,看到麦子熟透了,他急切地说:“邻居根本就不能给我多少帮助,明天我自己来收获。”  

百灵鸟听到后,便向小鸟们说:“现在我们该搬家了,因为主人要亲自动手干了。”  

决定亲自动手干的时候,才是真正地下定了决心。